2021年大學申請創歷史最低,申請 常青藤(IVY League)、加州大學 和其他頂尖大學競爭激烈。劍橋中學(The Cambridge School)華裔女生史曉芾 (Emily Tianshi)以學校第一名的成績(Valedictorian) 被麻省理工、 普林斯都、耶魯、斯坦福等頂尖大學錄取, 並榮獲全國極高聲望的可口可樂學者獎學金 (Coca Cola Scholar)和戴維森學者獎學金 (Davison Fellows Scholarship)。史曉芾連續四年蒐集本地著名托里松樹 (Torrey Pine Tree) 從大氣中收集水的數據,尋找解決托里松樹在乾旱中生存的奧秘。她的科研項目獲得過八次全國和國際科學比賽大獎和獎金。她也是無知者機器人團隊 (The Clueless FTC)創始人之一,三次晉級世界機器人大賽。史曉芾文理雙全,她是學校辯論演講比賽隊長,最佳辯手,連續四年參加全國和區域辯論賽。而且每年在全國拉丁語比賽中 獲獎。她關心政治時事,積極參與社區活動,是多個學生組織的發起人和領導者。麻省理工學院林肯實驗室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顆小行星。國家地理頻道 (National Geographic)為她的故事拍了紀錄片。今年五月她被提名 為“誰在創造亞裔歷史?早安美國感動人物”之一(GMA Inspiration List: Who‘s Making AAPI History? )。

史曉芾將成為2025年斯坦福大學的新生,學習計算機科學和經濟政策雙學位。

我們對她進行了採訪,希望她的經歷能對在校的高中生有所激勵和啟發。

 

問:祝賀Emily即將成為斯坦福大學2025級新生!今年的大學申率創歷史最低,你成功地被多個頂尖大學錄取,請問這次主要申請了什麼學校?有幾個學校供你選擇?最後為什麼選擇了斯坦福大學?

答:謝謝您的祝賀。今年應屆畢業生很不容易,疫情影響了正常上課,課外活動和比賽也很受影響。假期沒法去大學參觀,很多學生標准考試沒有成績,這些不定因素給每個學生的申請過程曾加了壓力。我的標准考試、課外活動和比賽在疫情前已經有一些好成績, 所以申請沒受太多影響,還算順利。我感覺非常幸運能選擇自己喜歡的學校。最後決定去斯坦福是因為那裡有頂級的科研機會,鼓勵跨學科學習, 各門專業很均衡,選專業自由度大。我對文科和理工科都感興趣,希望大學里文理兼顧。

 

 問:在疫情中申請大學,這期間你覺得最大的挑戰是什麼?你怎樣面對這樣的挑戰?

答:今年的挑戰首先是疫情,宅家上網課,很多比賽、夏令營和課外活動被取消。個個大學對申請人的成績要求大為放鬆,使得錄取的標準更為模糊,亞裔學生成績好的優勢難以被突出。我覺得大學申請要強掉你的觀點、認知和對社會的影響力,而不僅僅是你做了什麼事和得了什麼獎。我們高中生參加的活動大同小異,但是每個人做事的動機和心得各有不同,申請書可以體現出你與眾不同,會思考的特色。

今年很多優秀的亞裔同學沒能進入理想的學校和專業。大學申請本來就很有偶然性,在這種特殊時期,偶然性就更大了。我們需要自我認可,不要以大學的好壞來評價甚至懷疑自己的價值。我參觀完很多學校的最大感觸是每個大學都有它的獨特之處,都能提供無數的學習機會,關鍵是我們怎麼能夠利用大學的資源。

 

問:你在疫情期間為社區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能否簡單談談都組織或參與了哪些公益活動?從中學到了什麼?

答:去年三四月份,當疫情在美國蔓延的時候,美國的醫護人員缺乏大量的防護物資,我和The Clueless機器人團隊的小伙伴們發起了製作保護面罩的活動。在6週內,我們募捐了1萬多美元的資金和物資,向全國七十多家醫院發送了幾千付面罩。我們還組織了多次講座,普及面罩3D製作技術。我們的活動在FOX首次報導之後,先後被全國50多家媒體轉載播放, 從而帶動了聖地亞哥和全國很多機器人團隊都來參與這個活動。華人團體在疫情中對社區做出了很多貢獻,但是“中國病毒 (China Virus)”的輿論引來了對亞裔的敵視。在亞特蘭大的槍擊案發生後,我和家人朋友們通過WE IMPACT組織了多次遊行,向社會傳達亞裔的聲音。我和我的好朋友一起學習研究了亞裔移民史,從中看到對亞裔的歧視不是偶然的,而是有著深遠的歷史,我們需要為公平來發聲和抗爭。聖地亞哥的活動是全美亞裔抗爭的一個縮影,我很自豪,能參與到這一歷史進程中。亞裔還有很長的抗爭之路要走,作為第二代移民,我希望能為亞裔的權益和地位而努力。

 

 問:聽說你疫情期間拍了一部記錄片,能講一講細節嗎?

答:2020年底,有一個在紐約的星探找到我,說是國家地理頻道正在為2021年的世界節水日拍一個系列記錄片 Join the Millions。她們從斯德哥爾摩國際少年水資源比賽得獎名單上得知我,非常感興趣我做的科研項目。經過幾輪面試,節目組決定拍攝五個系列故事,我的故事被選中,我也是唯一的一位高中學生。疫情期間拍片子困難重重,劇組人員從紐約飛來,本來想拍攝乾旱的南加州,卻趕上了罕見的大雨,因為天冷,我在片子裡穿著羽絨衣而不是體恤衫。導演很認真,每個鏡頭都反反复复的拍,真是一個難忘的經歷!這個記錄片在今年三月二十二日節水日播出了,能為節水環保做宣傳我感到很榮幸。

 

 問:疫情中做了這麼多事情,同時又不影響你的學業,請問你的時間是怎麼分配和安排的?

答:十二年級很幸苦,學校功課,課外活動,社區活動,加上大學申請,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經常要熬夜。那麼多事情要做,我會把事情按重要性分類,重要的先做,截止日期前提前幾天做完。另外,很多社會活動要依賴團隊,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做事情,大家互相鼓勵督促,往往會事半功倍。還有Social Media 和遊戲會佔用我們很多時間,雖然我的父母不限制我上網時間,我自己限制每天YouTube的使用時間。這樣做事能更專注。

 

 問:你有些什麼愛好?怎樣做到勞逸結合的?

答:我堅持參加學校的體育運動, 比如說學校的Varsity籃球隊和高爾夫球比賽。我平時喜歡讀書,也喜歡做頭髮。我跟著YouTube,學會了很多種編辮子和做髮型的方法,我還自己配置藥水和製作工具。有正式場合的時候,我經常給同學、朋友們做頭髮。得體精緻的頭髮造型,加上合適的衣裝,會讓我很開心。對了,我和弟弟喜歡做飯,嘗試各類美食。我們經常幫人帶狗狗。我最喜歡的動物是LIama,我的朋友們有時也叫我Emilamma。

 

 問:你將來打算選擇什麼樣的專業?為什麼選擇這個專業?

答:我的興趣比較廣,參加了很多年的機器人團隊和科研項目,對科學和工程感興濃厚,要想改變世界,需要有科技基礎,所以大學會修一個STEM專業。我的高中文科課程很多,我學了四年的文學,歷史,修辭 (Rhetoric),邏輯 (Logic),宗教和拉丁語等課程,並且參加了四年的辯論演講比賽, 因此政治和時事一直是我關注的熱點。我計劃在學STEM的同時,再修一個政治經濟和公共政策專業。斯坦福豐富的專業設置為此提供了便利。我父母這代華人大多是優秀的工程師和科學家,但在法律政治和政策方面的人才不多,我這代人會有更多機會參與政治政策,保護華人權益,能讓這個社會以後更加公平,健康。

 

問:你暑假都在多些什麼?什麼時候去學校報到?作為斯坦福大學的新生,你打算如何度過這四年的大學生活?

 答:這個暑假我主要在休息,旅遊,和同學朋友們聚會。我也在繼續做我的科研項目,並用前幾年的數據寫了一篇 論文。七月份我開始在新市長 Todd Gloria的辦公室實習,幫市長接熱線電話,發email,參加新聞發布會等等。我非常喜歡這個工作, 每天能近距離參與和了解 聖地亞哥發生的時事,民眾關心的政策和社會活動,接觸到我的生活圈子裡很少聽說的事情。

斯坦福9月中旬開學。我想大學四年的生活會很豐富,能認識很多新朋友。除了專業課, 我還想繼續去實驗室做科研, 參與社團活動,斯坦福工作實習創業機會也會很多的。

 

問: 請問你的家人在哪方面對你的影響最大?

答:我的父母從小支持我參加社會活動,鼓勵我的興趣愛好,不管我做什麼,他們都很讚成和支持。他們也以身作則,成為我的榜樣。我媽媽熱心公益事業,助人為樂,工作之餘,長年為學校和多個社會團體服務。她做了很多年的FLL 和FTC 機器人教練,培養了好幾個優秀的團隊,並多次取得南加州的冠軍,晉級世界機器人大賽。從她身上,我學會了去關心和參與社會,有效地組織社會活動和發揮領導才能。我爸爸是工程師,他很愛讀書,理工科和文學歷史什麼都知道, 而且很幽默。我從他那裡學到了鑽研精神。我的弟弟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有很多興趣愛好,喜歡寫科幻小說,熱愛古典音樂,他還是烹調專家,疫情期間,他每天給我做正式的西餐,我非常幸運。

 

 問:請對學弟學妹們提幾句申請大學的建議好嗎?

答:大學申請很花時間精力,要有思想準備有計劃。能夠有效地管理好時間很重要,盡量不要臨時抱佛腳。很多同學覺得壓力大經常處於焦慮之中,這很正常。可以想想怎麼減壓,比如說經常跟周圍的朋友交流,向老師和父母尋求幫助。另外有機會一定要去學校看看,這樣才知道這個學校適不適合你。我申請期間和錄取之後都花了大量時間了解學校和專業,跟在校的學生們聊天,這些工作要是能提前一兩年做好了,能給畢業申請省很多時間。我最後想說的是,高中生活很重要,不要錯過了好朋友的生日派對,學校的舞會,跟家人的旅遊,或是去餐館打工掙錢等等看上去跟申學沒有關係的小事,這些都會成為你高中美好的經歷和回憶。祝你們心想事成。

最新報刊

特刊

广告赞助

Translate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Españ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