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传媒编辑王惠豫2021年6月02日】6月1日,美国最高法院对一起历时9年的难民庇护申请案做出了裁决,以9:0结果推翻了第九巡回上诉法庭有利于庇护申请者的裁决。

事件回放

这起案件的主角是土生土长的中国公民戴明先生(译音)。戴先生与妻子和女儿于2012年持旅游签证进入美国。入境后不久,就向移民局提出难民庇护的申请,理由是,他的妻子在2009年怀第二胎的时候,因为违反一胎化政策而遭到绑架和殴打。为了避免遭到进一步强制堕胎的迫害,给家庭一个安全的环境,按照美国移民和国籍法提出难民庇护。

美国移民局官员面试了戴先生,但是驳回了庇护申请、暂缓遣送申请和《禁止酷刑公约》保护他的申请。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期间,戴先生的妻子和女儿回国了,尽管戴先生解释妻子是为了照顾老父亲,女儿是回国就学,但是移民官员没有采信戴先生的说辞,认为这消弱了会遭受迫害的可信性。

戴先生不服移民官员的决定,上诉到移民上诉委员会(BIA),移民上诉委员会维持了移民法官的决定。

戴先生向美国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2018年3月,该法院推翻了BIA和移民法官的裁决,认为戴先生有权暂缓遣返程序。上诉法院特别指出,如果没有无法证明戴先生的说法是不可信的,那么他有权获得可信的推定。

2019年10月,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拒绝了移民局要求重新听证的请求。

对于位于加州的第九巡回法院的裁决是颇具争议的,有12为该法院的法官对此裁决有异议。

2020年3月,当时的司法部长巴尔将此案件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Garland vs. Dai)。

最高法院的裁决

2021年2月,最高法院举行了听证会,围绕下述问题进行辩论:

  • 每当移民法官或移民上诉委员会在没有作出明确的不利可信度裁定的情况下裁决申请时,上诉法院是否可以最终推定庇护申请人的证词是可信和真实的。
  • 当上诉法院一审裁定被告有资格获得庇护并有权不被遣送离境时,上诉法院是否违反了INS诉Ventura案[“美国最高法院判例汇编”第537卷,第12页(2002)(根据法院)]中规定的还押规则。

最终,最高法院于2021年6月1日,以9:0, 推翻了第九巡回法院的裁决。最高法院裁定,当下级法院没有具体说明移民的可信度时,上诉法院不得假定该移民的证词是可信的。最高法院认为,第九巡回法院的裁决与国会制定的法律“无法调和”,该法律赋予移民法官权衡经常发生冲突的案例,并决定申请人是否有权获得庇护的权力。

尼尔·M·戈萨奇法官(Neil M. Gorsuch)认为,与其他巡回法院不同,第九巡回法院长期以来一直假设移民是真实的,即使移民法官没有做出这样的裁决。 他在判决书中写道:“多年来,经过多次异议,第九巡回法院一直认为,由于 [该机构] 没有明确的不利可信度调查结果,我们必须假设 [移民的] 事实论点是 真实’或至少是可信的,”。 他说,这条规则是不合理的,并且在接近的情况下让移民从怀疑中受益。 他补充说,“国会谨慎地限制了对移民决定的司法审查”。

戈尔萨奇法官写道,戴先生在移民法官面前的证词是“双向的”。一方面,戴声称,他的妻子在2009年怀上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后,计划生育官员绑架了她,强迫她堕胎。戴先生进一步作证说,当他试图阻止妻子被绑架时,警察打断了他的肋骨,脱臼了他的肩膀,并将他监禁了10天。然而,戴先生忽略了其他一些重要的事实。“戴先生没有透露他的妻子和女儿已经去了美国--并自愿返回中国的事实。”在移民法官面前,戴先生“犹豫了一段时间”后,他承认妻子是自愿回到中国工作的;他还承认自己留在了美国,他说:“当时我心情不好,找不到工作,所以我想在这里多呆一段时间,我的另一个朋友也在这里。”虽然移民法院判决戴先生败诉,但“第九巡回法庭”却有不同的看法,并裁定戴先生的证词必须‘被认为’可信和真实,因为移民法官没有对戴先生的可信度做出具体的裁决。

戈尔萨奇法官抨击第九巡回法院的做法“在复审法院的分析中没有合适的位置”。移民法中没有任何内容像第九巡回法院渲染的那样。

一场历时9年的庇护案或许就此划上了句号。

 

请点击:主頁 (wechineseus.com) 浏览本网站更多的新闻和内容

请关注《华人》媒体的推特帐户: https://twitter.com/wechineseinus

Comments powered by CComment

Translate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Españ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