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传媒编辑王惠豫2021年6月6日】本网站曾在今年3月报道过,美国默克制药公司(Merck&Co Inc)与Ridgeback Biotherapeutics(里奇贝克生物公司)合作开发的实验性抗病毒口服药molnupiravir(莫尼匹拉韦)已经进入临床试验的2/3期。(口服抗新冠病毒药初见成效 (wechineseus.com) )。美国的辉瑞公司与德国的生物科学公司(Pfizer / BioNTech)继开发出新冠病毒疫苗后,也正在研发抗新冠病毒(SARS-CoV-2)的口服药。

抗病毒的原理

像SARS-CoV-2这样的病毒必须进入宿主细胞才能繁殖。它利用其刺突蛋白(病毒表面的一种蛋白质)附着在细胞上,然后利用细胞自身的蛋白质进入细胞。一旦进入细胞,SARS-CoV-2就会脱去外衣,释放出病毒RNA(核糖核酸,一种遗传物质)。这就像一个模板,允许病毒复制,然后感染其他细胞。

pfizer oral anti SARS COV 2 2

SARS-CoV-2 使用其刺突蛋白附着在宿主细胞上。

在这个生命周期的任何时候,病毒都很容易受到干预。

SARS-CoV-2携带一种类似3C的蛋白酶(3CLpro),它在复制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种蛋白酶与SARS-CoV-1(SARS)病毒使用的蛋白酶几乎相同,与中东呼吸病毒(MERS)使用的蛋白酶相似。

因此,一种可以有效靶向3CLpro并防止病毒复制的药物可能对多种已知的冠状病毒有利,也可能是未来出现的任何冠状病毒。

蛋白酶抑制剂已经成功地用于治疗其他病毒感染,特别是艾滋病毒和丙型肝炎等慢性感染。在大流行早期有人提出,它们可能作为新冠肺炎的一种治疗方法。但艾滋病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lopinavir-ritonavir)在两项临床试验中显示无效,药物剂量可能太低,无法对抗SARS-CoV-2。虽然高剂量可能有效,但也可能产生更多副作用。

科学家们还提出了一种重新调整用途的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evir),最初是为了治疗埃博拉病毒而开发的。瑞德西韦延缓了病毒复制其RNA的能力。最初的病例报告似乎很有希望,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该药物用于紧急用途。但在重症新冠肺炎住院患者中进行的随机对照试验结果令人失望。虽然活下来的患者的病程有所缩短,但这并没有显著降低一个人的死亡几率。

当然,这两种药物都不是专门针对SARS-CoV-2设计的。

在2020年,辉瑞/生物科技公司发现了一种小分子PF-00835231,它可以阻止SARS-CoV-2 3CLpro蛋白酶。它最初是针对SARS-CoV-1而设计的,但这两种病毒中的酶几乎是相同的。

PF-00835231单独或与瑞德韦尔联合使用,似乎可以减少包括SARS-CoV-2在内的一系列冠状病毒在实验室细胞中的复制。它还减少了病毒在一些动物模型中的复制,没有不良的安全信号。

辉瑞/生物科学药物的现状

辉瑞/生物科技公司正在将两种药物用于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PF-07304814,一种静脉注射剂,用于严重新冠肺炎住院的患者;以及PF-07321332,一种口服药物,或药片,可能在疾病的早期使用。

两者都是3CLpro抑制剂的配方。

这些药物的第一期临床试验始于今年3月份。这些试验选择健康的志愿者,并使用不同剂量的药物来确定他们的安全性。他们还观察了这些药物是否在体内引起了足够的反应,以表明它们可能对SARS-CoV-2有效。

下一步将是第二阶段或第三阶段试验,看看它们是否改善了新冠肺炎的结果。通常,这一过程需要数年时间,但随着大流行在全球范围内继续肆虐,辉瑞公司表示,如果第一阶段试验成功,它将在几个月内完成这一过程。

虽然目前的结果还处于初步阶段,但辉瑞/生物技术公司的这些药物前景看好。它们可以在疾病早期使用,特别是在接种疫苗保护不佳的人或没有接种疫苗的人身上。它们也可以作为一种预防手段,控制暴露在暴发人群中的疫情。

它们应该对所有令人担忧的SARS-CoV-2变种以及其他已知的和可能出现的冠状病毒有效。

这位辉瑞(Pfizer)首席执行官最近表示,这种药片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上市,这可能是比较乐观的预计。

请点击:主頁 (wechineseus.com) 浏览本网站更多的新闻和内容

请关注《华人》媒体的推特帐户: https://twitter.com/wechineseinus

Comments powered by CComment

Translate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Españ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