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传媒编辑王惠豫2021年9月21日】一个多月前,也就是在2021年8 月中,美国国家公路运输安全管理局 (NHTSA) 在发现特斯拉的 Autopilot (半自动驾驶系统)对 11 起事故负责,造成 17 人受伤和 1 人死亡后,对它展开了调查。(见本网报道 美国政府对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展开正式调查 (wechineseus.com) )现在,麻省理工学院 (MIT) 进行的一项新研究证实,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确实存在安全隐患,使用Autopilot时会引起驾驶员的注意力不集中。

特斯拉的Autopilot系统使汽车能够在其车道内自动转向、加速和制动。特斯拉网站上的信息,要求驾驶员在使用Autopilot功能时始终主动监视随时准备介入控制。而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发现,在实际使用场景中,驾驶员的注意力会下降,不能做到手动驾驶时一样注意力集中。

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提供的证据表明,驾驶员可能没有按照建议使用特斯拉的自动驾驶仪 (AP)。由于AP包括交通感知巡航控制和自动转向等安全功能,驾驶员变得不那么专心,并且更多地将手从方向盘上移开。研究人员发现,这种行为可能是误解了AP功能可以做什么以及它的局限性是什么的结果,当它表现良好时会得到加强。使用AP的驾驶员在试图保持视觉和身体警觉后可能会自然而然地感到无聊,研究人员表示,这只会造成进一步的注意力不集中。

麻省理工学院发表了题为《围绕特斯拉自动驾驶仪脱离的自然观察行为模型》的报告 (A model for naturalistic glance behavior around Tesla Autopilot disengagements - ScienceDirect)。报告总结了MIT的一项针对特斯拉Autopilot使用过程中驾驶员行为的研究项目。这项研究在大波士顿地区进行,持续一年多时间,观察了290位特斯拉 Model S和X车主的日常驾驶行为。这些车辆配备了实时智能驾驶环境记录数据采集系统,该系统从 CAN 总线、一个 GPS 和三个 720p 摄像机连续收集数据。这些传感器提供诸如车辆运动学、驾驶员与车辆控制器的交互、里程、位置和驾驶员姿势、面部和车辆前方视野等信息。重点分析了驾驶员们在使用Autopilot功能时与手动驾驶时视觉注意力的区别。

麻省理工学院根据对收集到的近500,000 英里的数据的分析,对照驾驶员在使用AP功能时与手动驾驶时对道路扫视与对非道路扫视的时间差别进行比较。

研究发现,每次注视道路扫视的时间(on-road glance duration),在使用AP功能时比较手动驾驶时,时间差别可以短达1秒左右。而且扫视频率也低于手动驾驶。而每次非注视道路扫视时间(off-road glance duration),在使用AP功能时比较手动驾时,时间差可以长达2秒,而且扫视的频率高于手动驾驶。因此报告的结论是,特斯拉的驾驶员在使用Autopilot功能时更少关注道路,更多地关注与驾驶无关的邻域。

与此同时,特斯拉宣布,到本周末,特斯拉将发布最新的“Full Self-Driving”(全自动驾驶)测试版(Beta)软件10.0.1版本。这意味着将有数千辆装有该自动驾驶软件的特斯拉电动车行驶在公共道路上。按照特斯拉网站对“Full Self-Driving”功能的描述:“所有新的特斯拉汽车都拥有未来几乎所有情况下完全自动驾驶所需的硬件。该系统旨在能够进行短途和长途旅行,而驾驶座上的人无需采取任何行动。”着意味着使用该功能时,驾驶员将命运完全交给了特斯拉,这需要“吃螃蟹”的勇气。不过这不仅是驾驶员自身的安全问题,更牵涉到公共安全问题。本人在多篇文章中指出,汽车的自动驾驶是一个系统工程,不是一家公司能解决的,不仅牵涉到未来道路系统,还牵涉到法律,保险等非技术邻域。特斯拉“一马当先”能走多远?

 

请点击:主頁 (wechineseus.com) 浏览本网站更多的新闻和内容

请关注《华人》媒体的推特帐户: https://twitter.com/wechineseinus

Comments powered by CComment

最新報刊

特刊

广告赞助

Translate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Españ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