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子参军之前在中国的生活

 

顺子大名李舜,出生于北京南城的一个梨园世家。姥爷张世桐,9岁入富连成科班世字班,是中国京剧团第一批出国演出的老艺术家。爷爷李宝魁(原名奎),京剧著名老生演员,李氏几代皆为京剧艺人,可谓梨园世家。李宝魁祖父李寿山,为清末名角,亦工武净架子花脸,曾被慈禧太后封号“大李七”。其父则是与杨小楼、俞振庭同期的著名俞派武生演员李菊笙。

顺子从小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打小好动,喜好功夫,在16岁时被选入第一批北京拳击青年队队员,据他描述当时全北京有200多人参加选拔,最终只有6人入选。之后顺子被一位日本传统空手道(和道会空手道)大师看中,邀请其参练空手道,并邀请顺子参加多次日本的训练及比赛。在2004年,顺子获得了当年的中国区和道会空手道大赛冠军,之后被日本空手道联盟和道会总部授予北京支部长,在北京推广关于武道的文化。

由于顺子在空手道方面的成绩出色,在08年底被成龙的电影《功夫梦》中的美国制片人推荐到成家班,参与拍摄了此部好莱坞大作。

 

顺子成功在美国实现入伍梦

 

顺子从小就向往部队,这个愿望在到美国以后才得以实现。

顺子的媳妇Nisha也是一个北京人,但是从小在美国长大。在他们结婚两年之后,因为媳妇不适应国内的生活,两人一起回到了美国。

一次偶然的机会,顺子得到了军队征兵的消息,想当兵的火一下燃了起来。但是顺子知道媳妇肯定不会同意。旁敲侧击一段时间以后,媳妇都不搭茬,可是顺子想当兵的决心越来越强烈。终于有一天,顺子来到了征兵营,参加了入伍考试。可是顺子在北京上学时并没有学过英语,因此第一次考试只考到了3分,征兵负责人告诉他一年内有三次考试,还给了他很多的复习资料,但第二次他还是只考了16分,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他考了27分,仍然没有达到31分的录取线,不过他坚持不懈的精神大大感动了征兵负责人,让他得以入伍,同时告诉他去正规部队之前必须要去英语培训学校学习英语。

顺子如愿以偿,既高兴又担心,媳妇那关怎么过?一天两人吃晚饭时,顺子终于鼓足勇气开了口说自己就要去部队了。媳妇先楞了一下,仿佛有点不相信。顺子又重复了一遍。媳妇就问,哪天走?顺子说一周后。媳妇静静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绕到顺子背后,二话没说对准顺子后背狠狠砸了三拳。一是生气,一周后就要入伍,一直瞒着,太不尊重人了!二是无奈,这北京男人下定的决心,轻易改变不了,也只能承认现实了。从此,媳妇开始了牵肠挂肚的日子。

在顺利完成了美军英语学校的培训后,顺子在毕业时拿到了很高的成绩,但是原本可以选择“更好”兵种的顺子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美国陆军步兵(infantry),因为他听说能够实现成为狙击手的最好途径就是成为一名优秀的作战队员,但是狙击手在其他的辅助兵种里是不被推荐的。

虽然顺子的英语在短时间内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高,但是那毕竟是书本上的成绩,他的听说能力放在一个完全没有辅助的“美国圈子”里还是很吃力,因此他在听不懂长官指令的情况下总是看到别人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由于听不懂,他还闹过笑话,在旁边战友被罚做俯卧撑时,他也会跟着一起做。不过美军的教官虽说严厉,但还是通情达理,他允许顺子带电子词典,因此顺子成了全连唯一一个可以随身带着电子词典的新兵,这也算是军队给他开的“特例”。据顺子描述,在当时那种环境下,他的英语又再次得到了飞跃式的提高,当他有任何不懂的词的时候他会询问他的战友,战友也会耐心解释,顺子说一旦这个词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瞬间他就会记住,就像小孩学说话一样,边用边学。

顺子在新兵营的成绩极为突出,每次体能考核都名列前茅,最终以全连射击第一名(top shooter)和体能第二名(324 PT score)的成绩从新兵连毕业。这里需要提下的是,在当时,美国陆军的体能测试满分是300分,顺子的成绩已经突破了最优。

在步兵营,新兵是不能选择自己所向往的基地的,都是靠教官的分配,由于101空降师第四团马上就要出征阿富汗,因此全连总成绩排名前30%的新兵都被分配到了此处,顺子也不例外的来到了这个坐落于美国中部田纳西与坎塔西交界处的美军著名的101空降师506步兵团。如果大家喜欢看军事电影的话应该对101空降师耳熟能详,曾经有不少关于101空降师的真实作战改编的电影、电视剧,例如《兄弟连》《野战排》《汉堡高地》等。其中比较著名的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中的瑞恩,虽然人物是虚构的,但是电影中的他也是来自1-506th In Baker Company。

据顺子描述,他一进到部队就被分配到了506步兵团1营B连,由于他的新兵连成绩出色,因此顺子直接被任命为机枪小组的观察手,也就是机枪小组的组长。顺子说他在训练中更希望在前线作战,因此在他的强烈要求下被分配到了作战班,成为了一名步枪手。由于每次的考核顺子步枪的射击成绩总是满分(40分),因此在去阿富汗之前的一个月顺子很荣幸的得到了他的第一把远距离步枪EBR,同时成为了他们连的远距离精准射手(SDM)。此时的顺子又向他的狙击手梦想迈进了一大步。

在美国陆军101空降师,狙击手是存在于侦察兵部队的职业,但是侦察兵排不是你想去就去的,是要通过严格考核的,每一个营部只有一个侦察兵排,在侦察兵中只有六名队员是狙击手,他们承担着整个营的重任,也是部队情报的最一线收集人员,他们的任务作战人员少,经常深入敌后,因此他们必须是全连最优秀的作战队员。由于在阿富汗执行任务前期,顺子经常被分配到和狙击手一起执行掩护任务,他任务完成度高,与当时的老狙击手们配合恰到好处,以此被当时的狙击手们推荐并通过了严格的考核,成功进入了506步兵团1营的侦察兵编制,后成为了一名狙击手

顺子在到达101空降师后经过了不到一年的大强度集训,在2013年5月出征阿富汗。

 

顺子在阿富汗执行任务期间的难忘回忆

 

在阿富汗执行过任务的美军都知道什么叫做fighting season(作战季),顺子的506步兵团所驻守的区域在阿富汗的东北部,地基在巴基斯坦边境,在此区域的恐怖分子在冬天的时候会躲在巴基斯坦训练,等到天气转暖,他们就会搬住到山脉中,等待时机进行对美军的恐怖活动,因此在当地的美军管每年的5月到9月叫做作战季,顺子的部队刚好就是五月初到达的当地,因此等待他的将会是一个很不安宁的夏天。

顺子说,2013年6月23号是令他终生难忘的一天。在6月22号晚,顺子的连队接到了一个抓捕任务,对方是一名恐怖分子的高官。通过情报部门的消息,此人刚到这区域不久。于是连队即刻决定立即执行此任务,在当晚10点出发。在出发前,身经百战的战士们认为这应该是个很简单的任务,任务时间计划为8小时。但谁知出师不利,在任务途中,一辆战车不慎翻车,因此连队决定留下两个班的兵力协助战车回收,并协助警戒。顺子所在的班被指派继续执行任务,顺利完成抓捕后已是23号凌晨5点多,天已经有些亮了。在大概6点30左右,大部队决定返回基地。由于执行了一晚的任务,车内的作战队员都很疲惫,因此顺子在后座睡着了。突然一声巨响,把顺子惊醒!同时电台里传来信号:“IED! IED! Dismounted!” 这时大家发现,车队的头车被恐怖分子的地雷炸的无法行动。于是顺子等作战队员下车开始警戒,因为他们需要把被炸废的战车回收,不能把车上的电子设备遗留给敌方。在顺子下车后不久,他所在的班遭到了敌方狙击手的伏击。敌人经验丰富,打几枪以后就消失,之后换个地方再开枪,在狙击手的压制下,敌方的机枪部队也早就做好了准备,用火力覆盖美军。但是长期的训练及作战经验让每一个队员在作战时都临危不惧,冷静的还击,并利用顺子的狙击步枪及迫击炮精准地击退了第一波敌人。

6月23号中午,在黑鹰直升机运送走伤员后不久,又有一辆工程装甲车被炸,真是祸不单行,第一辆战车的残骸还没处理完,现在又要开始处理第二个。因此美军基地总部又调来了更多的兵力。一直到下午五点半左右,经历了大概四波敌人的偷袭后,终于回收工作开始收尾。此时顺子的小队长希望他能帮住其机枪手站一会岗,因为他曾经有过机枪手的经验。顺子义不容辞,当他站到战车的机枪位大概20分钟左右,电台里传来声音说,请多来些人手帮忙,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战车的轮胎要回收,回收后我们就可以返回基地(这是一个一人多高的轮胎,被敌人的炸药炸飞出150米)。大家一听到这个消息都很兴奋,持续作战了二十个小时,终于盼到头了。这时,几名士兵从顺子的车前走过,在离他不到30米的地方突然一声巨响,顺子马上俯身通过机枪周围的防弹板向爆炸声望去,一生中最挥之不去的场面就这样发生在他的面前。一名战友踩到了一颗反步兵地雷,整个身体被抛向空中,顺子吃惊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不敢相信事实如此的残酷,他的战友只有上半身还在,其他部分已经七零八落。就在此时又有敌人借此机会偷袭,于是顺子马上回归到战斗状态,在利用机枪还击的同时,也在用电台大声的呼叫“MEDIC! MEDIC!”。在这次爆炸中,美军又多增加了4名伤员和一名KIA(killed in action)。

之后又经过了大概一整天的时间,击退了敌人几次的进攻,车队一共被炸九次,在任务现场及回程的路上又找到了11个自制炸弹,其中有一个炸弹是由9个82MM迫击炮弹组成的,一旦爆炸,后果将不堪设想。终于在第三天的傍晚,顺子的部队带着悲痛的心情回到了基地,部队的领导和牧师已经站在了大门口手里拿着水焦急的等待着他们。虽然顺子无宗教信仰,但他也还是接受了神父善意的祝福。本来是8个小时的任务,顺子的部队执行了40个小时才完成。

 

顺子遗憾退役之后的打算和期盼

 

在部队待了几年之后,顺子在2016年1月退役,他本想续约,并已经预约好了美国陆军特种部队的考核,但是因为媳妇极力反对,最终还是选择了退役。

现在顺子主要从事安全防卫和战术射击的教学工作,同时在他的生活中也还是保留着军人的特征。顺子打算在现有的基础上完成学业,并且渴望拥有一家自己的射击场。

顺子建议在美国长期生活的华裔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社会做一些贡献。部队是一个锻炼人的地方,会帮助人培养出很好的生活习惯。不论什么困难,只要坚持,就一定会迎刃而解的,这是顺子在部队里面学到的精神,也值得我们所有人学习。勇往直前,希望所有人都能在美国实现自己的梦想。

亲爱的读者朋友,您好!

金秋10月,我们再次相会与这笔墨之间。

今年还剩下没几个月了,不知道您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这两年似乎过得毫无感觉,眼看着即将到来的2022,却怎么都不记得2020和2021是怎么过去的。似乎是漫长居家隔离,让我们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美国中文作家协会征文“疫情随想”六位优秀的作家也分别与我们分享了他们的所思所想。本期我们先刊登了其中的三篇,王玮的随笔《我的COVID足球队》诙谐的笔触讲述了一群被隔离憋坏了的球迷的故事;李岘的《与之共舞》分享了儿子在疫情期间举办结婚典礼,她又喜又忧的忐忑心情;萧昆在他的《一种困境,两般Zoom》中则介绍了自己如何通过网课来教授书法。当然,除了这些作家之外,我们相信每个人在这可以写进历史的新冠疫情下,都有自己不同的感悟。

本期的封面人物我们采访的是一位在美国实现“军旅梦”的华人李舜。他出身于梨园世家,拿过空手道冠军,参加过成龙的电影,最后来到美国加入著名的101空降师,在2013年出征阿富汗,并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战斗,圆了自己的梦想。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真的缺少的并不是梦想,而是实现梦想的勇气。也许就是向前迈出一小步,我们的人生就将被重新定义,为了梦想而生活的你才对得起自己。

每个人的生命虽然都相似,正是点缀在生命里的希望和梦想,使它有所差异。

纪实摄影《漂泊》的作者袁义贵在今年3月份采访了位于洛杉矶维克多维尔某大麻棚施工住地,他用镜头拍摄下了一群在大麻工地上打工的华人。他们大部分来自福建。有的来了十几年没有回去与家人团聚过,有的则才来三五年。他们来美国就是为了挣钱“改变命运”。孤独、寂寞、忍耐、疲惫几乎是生活的常态,最开心的时候是寄钱回家的那一刻。他们让我想到了一句话“没有人的生活是容易,只不过是都在默默的坚持”。每个人的背后,都有自己的痛苦,心酸,无奈,绝望和孤独,也有活下去的意义和坚持,有人眼里含泪,有人身上带伤,有人走在崩溃的边缘,却依然微笑着前行。

别去羡慕别人的生活,过好自己的人生,才是每个人应该做的。要相信,所有的难过,再难也会过去的,生活虽然不容易,但希望从来没有远离过,有时候明知道无能为力,但还是要学会尽力争取。

即使未来遥不可及,黑夜看不到方向,即使肩有重担,哪怕步履蹒跚,也要坚强地走下去,毕竟苦难并不是生活的全部,过程可能艰辛一些,但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希望也许就在眼前。

相信在这个秋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Translate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Español

訂閱 Subscribe

---- 訂閱須知 INFO ----本网站已经开通免费订阅功能,请在网页右上角输入您的电邮地址及名字(任何昵称)。订阅后您可以及时收到网站的更新通知。希望新老读者踊跃订阅,让我们有机会能够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In the U.S.A., We Chinese in America is the only magazine focusing on Chinese culture, history, and individuals who have contributed significantly to the Chinese community and/or larger community in general as well as information/news important to readers.To keep you informed of the most updated information/news, please subscribe to "We Chinese in America

最新疫情

2022年9月15日    疫情分析

圣地亚哥9月13日 - 9月15日每日新增病例:
9月13日:299
9月14日:479
9月15日:478
3天死亡:4;3天新增住院:21
CDC评估:低风险
圣地亚哥最近7天平均每日新增病例 406,比较前7天平均每日新增 405,上升了 0,5%;
圣地亚哥最近7天累计死亡 9, 比较前7天累计死亡 10,下降了 10.0%
 
   聖地亞哥 加州  全國
 今日新增 473 无数据  40,692
 今日死亡  4 (3天) 无数据  249
 累計確診  918,279 11,171,694  97,430,413
 累計死亡  5,483 95,574  1,078.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