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前,寄了書去申請加入海外華文女作家恊會,評審之一的吳玲瑤寫了一封信歡迎我的加入,並邀請我參加第10屆、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海外華文女作家雙年會。見面之後,覺得她文如其人,説話和作品一樣幽默風趣。她聽説我當時任聖地牙哥藝術文化協會會長,很阿莎力的說可以來聖地牙哥演講,我回去後徵得理事們的同意,於是在翌年一個秋高氣爽的週末,迎來玲瑤。

 

首次接觸到「郭培」的作品是在南加州的博物館,無論是遠觀或近看在心靈上都獲得了巨大的震撼與感動,那種微妙的感覺似乎讓我想要努力地捕捉住她飄渺間想要透露出的某種信息,很難用華麗的辭藻形容出她的那些精心設計,照片及書籍也無法展示出那種超過三維空間的美感,尤其讓人極度驚艷的是——她對衣服的材料、設計、刺繡細節及各種的裝飾帶給人們無限的遐想。 郭培在中國面料上,在刺繡、歷史、設計、文化的薰陶下,將這些難以融合的元素結合一起的,透過她對世界美好的事物景色、建築、設計的融合,作品有著「天人合一」的真善美,這是美到極致的表現。

數年之後又再度地進入到南加州的 Bowers 博物館中,再次看到郭培的作品,由該館的講解員解釋了她的作品,並且也有視頻展示她的服裝秀。她既大膽又小心。一針一線一絲一縷濃濃細細的傳遞了無聲的語言,透露出了深藏之下的華夏心聲。她為我們開闢了一條新的絲路。在這條具有當代新思路的新絲路上,她是一個苦行僧。漫漫長路迢迢千里,她認真的看著,走著,畫著,摸著,繡著,縫著,想著,念著,探索著,生命給她的夢想。我心中祝福她,向她送上至高無上的敬意。

終於機會來臨了,2023年5月我要到北京去。立刻安排到她的工作坊——玫瑰坊,希望能夠對她的世界有更多的了解,這是一個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會面。那天我緩緩地進入她的工作室,輕輕地在她的接待室中坐下。我的目光專注停留在她設計的一件嫁衣上。這件作品給我了厚重的文化洗禮。感覺四周鳥語花香,我問自己是否走進了桃花源?彷彿進入人間仙境。她的助理曉曉前來接待我,她的笑容很有穿透力,我們輕輕地看郭培的作品,我有說不出的感動。時間停留在那一刻,我對自己說這就是「永恆」。

接著,嬌小輕盈的郭培剛從新加坡回來身體微恙,但是仍然精神奕奕地來到了她的「玫瑰坊」,不急不徐的娓娓道來她的生命中心思想,她對文化傳承的使命感非常的強烈。她對美的詮釋,她對真理的追求,她對世界和大愛的執著。從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剛毅;從她的語言中,肯定了她的執著。和她的對話刺激了我內心深處,看她的作品也肯定了我對天才橫溢的郭培的期望。

郭培出生於1967年,兒時常從祖母述説舊時衣服、珠寶和過往精緻服飾點滴,雖然這些都因故被銷毀,但祖母仍會在晚上向對她訴說點滴過往,這對她的審美精神達到啟迪作用,郭培曾在一篇訪問中說,「因為看不見,我會覺得這些衣服更漂亮,所以我心裏埋下一個願望,讓我相信我可以創造出更漂亮的衣服。而後1978年郭培進入服裝設計學校。然而,當時在中國服裝設計相關產業所知甚少,郭培只能在《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等電影和西方歷史小說中尋找靈感。1986年郭培以全班最高分畢業,進入中國新興的時裝業,在中國時裝產業剛起步的80年代,她先後擔任了國內各大時裝品牌的首席設計師,還曾獲日本《朝日新聞》評為「中國五佳設計師」之一,當時郭培的許多設計都成為大規模流水線生產的服裝下的暢銷款,雖登上大螢幕,但這些都和郭培內心嚮往的浪漫美好的服裝完全不同。這種困擾一直纏繞著她,終於1997年,她離職後創建了自己的設計公司玫瑰坊(Rose Studio),走上了「高級定制」(Haute Couture)之路。

在服裝領域的「高級定制」(Haute Couture)源於法語,簡稱「高定」,Couture指縫製、刺繡等手工藝,Haute則代表頂級,詮釋其服飾製作至高點的含義。高級定制代表著精細的服飾設計、精良的製作技藝和高端的市場受眾,是時尚的最高境界。在中國並無先例可鑒,郭培按照自己的理想創建公司,不是以傳統方法行事。秉承著「東學為體,⻄學為用」的設計理念,郭培將中國傳統文化與傳統服飾, 歷史悠久的手工藝和⺠族藝術融入到高級時裝的設計之中,用頂級的刺繡工藝與前衛的廓型設計,將現代高級時裝與古老傳統融為一體。郭培致力於傳統⺠間刺繡工藝的保護和創新工作,並帶領她的團隊恢復了近乎失傳的「宮繡」技藝,在近40年的設計生涯中,郭培推動了中國高級定制的「誕生」,並將中國高定帶向世界。

21世紀初,郭培開始前往歐洲博物館參觀,接觸到歐洲歷代時裝、紡織品和刺繡的精品,她在巴黎軍事博物館(Musée de l'Armée)看到拿破崙時代的華麗法軍軍服,這對她來說象徵著人生的輪迴,因而在2006年舉辦了她名為「輪迴」(Samsara)的時裝展,她認為這是她第一場真正意義的高級時裝秀,「大金」就是這場秀的壓軸禮服。郭培表示「大金對我來說就像太陽,是我心中高級定制時裝的開始,意味著我創作的突破,我20年的設計師生涯的這一刻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設計方向。大金代表我藝術創作的開端。

接著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郭培從300多名中外設計師中脫穎而出,與團隊打造出北京奧運會頒獎禮儀服飾,禮服獲得了北京奧運會頒獎禮儀服飾一等獎。連續20年為《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的重要主持人、歌手設計服裝。

2012年,郭培希望將中國傳統的婚禮服裝與⻄方的設計理念相結合,重振五千年文化歷史的中國婚禮文化,故成立「郭培.中國新娘」系列,是郭培多年以來的心血和結晶。

尤其是2015年歌手蕾哈娜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宴(Met Gala)穿著的一身曳地橘黃袍長裙,更是將自己的高定設計推向全世界,使大眾為之驚艷。

期間時不時會有重要人士到中國必會到郭培北京總部參觀,如2013年聯合國教科文總幹事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來訪其工作室,參觀了代表中國服飾文化的中國嫁衣,博科娃稱讚「郭培是中國有文化靈魂的設計師、藝術家」。2016年蘋果執行長蒂姆.庫克(Tim Cook)來訪邊參觀時邊讚嘆「彷彿走進了一座博物館,這裡的一切都是那麼迷人。」

郭培持續抱持對時尚的熱情與狂愛,高漲的創作情緒持續激發著她的創作,自2006年至2020年,總共舉辦了「輪迴」、「童夢奇緣」、「一千零二夜」及「龍的傳說」等高級時裝發佈會五場,2016年至2020年5年期間在巴黎高定週進行了10次高定大秀,主題分別為「庭院」、「遇見」、「傳說」、「高定年代」、「極樂島」、「建築」、「東·宮」、「異世界」、「喜馬拉雅」、「生命 」。其中2016年作品《庭院》,郭培以高級定制設計師的身份,執行她第一場在巴黎高定發佈會,將中國的刺繡手工巧妙地融合在自己的設計中,也在世界的服裝設計舞台上讓中國的高級定制華麗登場。在2016年5月聯合國貿發會創新與企業家精神世界峰會對郭培頒發「創新與企業家精神獎」,她並代表中國在聯合國大會堂分享了以「正在綻放的設計:尊重傳統就是創造未來」為主題的演講,這也是中國藝術家首次在聯合國大會堂發言,講述了「天人合一」的藝術理念在新時代時尚設計中的意義,幫助中國人認識時尚,更幫助世界了解中國。其獲得獎項跟頭銜更是不計其數,2016年獲《TIME》時代周刊全球百位最具影響力人物榜單;2020年獲得者「法國藝術與文學勳章」;2022年DFA世界傑出華人設計師;2016年-2018年,連續3年當選BOF評出的「全球500名可以影響世界時尚格局的人」之一。最廣為人知的就是2015年底郭培成為中國暨亞洲首位唯一一位法國高定公會的受邀會員 。

於2018年,由新西蘭電影人Pietra Brettkelly執導,郭培的首部紀錄片——《明黃禁色》(YELLOW IS FORBIDDEN)代表新西蘭⻆逐第91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作品,也是第一部入選「翠貝卡電影節」的新⻄蘭電影。

作為中國初始設計師,從一開始不知道什麼是服裝設計到學習設計,並深耕於設計行業,郭培在不斷地創造自我也突破自我,推廣自己的理念行銷到全世界,陸續跟許多知名廠牌合作,2020年與迪士尼攜手合作打造米奇米妮全新新年形象、2021年為東方夢工廠及Netflix出品的動畫電影《飛奔去月球》 中的嫦娥設計造型、2022年1月及2022年與美國美泰公司聯合發布農曆新年芭比娃娃,這是與中國設計師連續兩年進行的重要節慶合作,更在2022年10月發布鉑金版「黃皇后」芭比娃娃。

人生短,藝術長,人們對美的追求是永恆的,郭培的作品在視覺上、觸覺上、整體上為美做出了永恆的協奏典。她的創作撼動了我們內心深處對美的渴求,她的展覽是一場對我們感知的跨文化跨時空變化萬千色彩斑斕的盛宴。

郭培的真善美:郭培對美的定義是由善而來,而善的定義是由真而來。她將真這個字。由中國的古字構造的解析就是十對眼睛所看到的。許多哲學家都認為人生最終極的目標是能了解何謂真理。郭培認為真就可引到善所謂上善若水,善良包括著對人的愛,而善就引到了美。如何能在她的生活、生命及作品中傳遞真善美。

郭培在她的設計作品中毫無受限地表現自己對真善美的理解,常有人覺得她的高定設計,常使用繁複多面向的面料並加上繁瑣的重工手法,但就如她所說的「一切的所有的都找到一種和諧的狀態,其實它就是達到美」,並不斷將華夏元素巧妙的融入其中也不顯突兀,將炎黃子孫血脈的文化意念巧妙的與他國文化融合一起毫無衝突卻又自然唯美、雍容華貴。

在西方有一個這樣的名稱叫做文藝復興人(Renaissance woman)。這個名稱的來源是來自於在義大利文藝復興時代的幾位非凡的藝術家,主要的以達文西,米開朗基羅,拉斐爾等人,他們都有著怎樣的世界呢?比如達文西研究鳥的舌頭及設計飛機等等。我們很難想像他們對時間空間的透視,對世界萬物的詮釋。在男性主導的世界中,英文的歷史這個字代表講到他的故事。我認為郭培就是一個文藝復興人,活在當代,懷念過去創造將來,有著無限的可能。在三維空間之外的無限空間流轉著感動著用心的設計及記錄她的心路歷程。她對歷史的尊重,對文化的珍惜,對人文的關懷,對世間的大愛是她的創作。她有著強大的生命力及震撼力。她有著無限可能。我們要像和風一樣支持她展翼而飛,我們要像和煦的陽光溫暖她刻苦努力創造的時時刻刻。

以下為《 華人》雜誌總編劉麗容與郭培「真善美」的對話摘選:

 

  1. 妳如何探索及發掘刺繡及設計的動態關係?

郭:

我覺得刺繡只是一種「技法」,說一個人從年輕慢慢地到成熟,無論我們做什麼,其實是記憶的成長。無論我們做什麼工作,設計師也好,藝術畫畫也好,或者是我們做珠寶,或者是寫文章……等等,我們人生的成長的過程就是記憶的嫻熟,所以我們有個「萬次成功定律」。

你要去努力學習,努力生活,指的都是「技能」,技能的提高其實也就是所謂的熟能生巧,所以記憶,從生到巧,其實是為了表達。就好比我們寫文章,其實我們有非常多的思想,有很多情感,當你表達能力好的時候,你會用美妙的文字語言,然後你就會淋漓盡致的抒發。就像繪畫也同樣如此,如果雕塑家、畫家,當他腦子裡有了靈感,他就可以把這種靈感,用比較接近他的方式,用他的記憶,嫻熟的把他想表達的和表現的,呈現接近他的這個構思。

珠寶、服裝設計也同樣如此,所以記憶它其實是幫助我們表達它,幫助我們和這個世界做連接的,因為你表達出來之後這個世界其他的人才能看到並看懂你想要分享的內容,他們也才能夠真正的理解。因此這個刺繡就同樣如此,它是屬於表達中記憶方面的一種設計,其實它可能就更多的是,比如設計師的一個想法、一個創意,一個來自於生活,或者是來自於一種什麼情感觸動而產生的那個創意、思想,或者是內心的一種情感,就是要你藉助這個記憶去出發的,所以他們兩個人動態的關係其實就變的很自然,因為當一個人有非常多的情感要抒發的時候,他必須要通過他的一種能力,或是語言、或者是歌曲唱歌,哪怕是原始人,他也可以用舞蹈,或者我們用雕刻、用泥巴,就一定要抒發出來,這是一種通道,所以他們可能就造就了你。

他們的關係可能就如您所說的道教動態關係,當你的想法特別多,然後一定要別人懂你,你就自然而然在記憶上去刻苦。所以當我想法特別多,然後特別想讓別人懂和看懂我想的到底是什麼,讓別人知道我的想法的時候,我自然而就會跳躍出這個所局限的方法,而創造一些其他的方法,因為覺得當初的這些方法不夠,因為我覺得簡單的語言不夠,我可能就用了詩歌,詩歌不夠我就用了唱音樂……等等,就是這個意思,推進我的記憶成長、記憶創作,讓我變得更加成熟。

  1. 妳如何捕捉文化的脈絡?

郭:

其實這些東西都不是很刻意的,也不是一個學者不斷的查詢這些資料,然後線索中去不斷的深入和分析就可得取的。當然有學者會是這樣做,那他們就是研究者,他們主要的就是把這些文化脈絡梳理得很清楚,然後去幫助別人理解、懂得這個文化,或者利用他們所梳理出來的這個文化脈絡在不同的領域去延展。就我而言,更多的是我其實沒有那麼清晰,我也沒有時間去挖掘或是研究。對我所謂的文化脈絡,更多的是憑我的感覺,可謂是「第六感藝術家」。

所以說藝術家很敏感,有著非常靈敏的第六感,這個第六感非常難以用語言講述清楚,所以我們稱它為絲絲靈感,就是靈感一旦發生,它是碎片型的,然後就會去努力的用他的記憶把它拼組合,然後把它具象化,然後其實沒有那麼多關於文化脈絡,或是所謂的什麼東方西方、你我他,沒有任何的局限,其實也不是一種研究,他也不必為此而那麼嚴謹和負責任,但是中間隱約會有他自己的血脈一樣,這種所謂的就是他生命中的連接,也可能就叫「文化基因」。

他可能就來自於生長的這片土地,緣起血脈、祖先、家族、語言,擴及生活方式中所一直傳遞的這些,這些叫文化基因,是自然而然的。比如說我用中文來表達我的思想,我覺得我都在努力。如果你讓我換一種語言,它怎麼都不如我的母語。所以就像這種很深入你生命的這種東西是拿不出去的,是自然而然存在的,所以都不是非常刻意的研究挖掘。

  1. 妳如何調配各種面料,實材,刺繡,羽毛,珠寶的設計?

郭:

如何去調配,就是去選擇利用,這些面料、羽毛、珠寶……等等一切一切的元素,我覺得就是盡其所能,因為你所要表達的是你最強大跟強烈的意願,所以你就會盡其所能地去用盡各種可能來呈現。一切的方式,所以材料是必須的,所以在材料中,你抒發的是重點,你的靈感,你的這種情感抒發才是重點,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方法或是刻意,一切都是極盡所能。

  1. 如何讓它們產生對話及共鳴如何讓它們注入生命的意義?

郭:

如何讓這一切元素產生對話、共鳴——就是讓它們能達到一致,這就叫「和諧美」。其實美是沒有標準,美就是最大的和諧,當你把一切一切元素,從材料中的所有的元素,從技法中的所有的可能性以及其他……等等,把它都拼湊在一起的時候,因為有了核心,它就有靈,這個東西就是靈魂,就是這靈魂成為它唯一的核心,會圍繞著它去和諧,所有的一切就有了亮度,一切的所有都找到一種和諧的狀態,它就達到美的境界。所以有可能很多人覺得我設計的元素特別的多,技法特別多,材料特別豐富……等等,甚至覺得有點累加,但是你知道它其實是一種能力,你把所有的元素放在一起,還讓別人能看到它感覺舒服,這就是一種能力。雖然現在社會上有很多人提倡生活中做減法,就說年輕人過這種極簡的生活,設計也要採取極簡的,其實減是什麼?為什麼做減法呢?是因為太多的東西放在一起,雜亂無章,你沒有把它包容、接納,當你沒有和諧的能力的時候,自然而然就會亂,就會感覺到擺不平。這個時候,自然而然就會做減法。所以現在很多的年輕人的家做極簡,在他們的生活中也選擇了極簡生活,其實這是一種簡單的作法,因為當你一直放棄,你把它都做了減法,只留下了唯一的時候,其實也就不需要訓練出一種和諧的能力。因為它就是一兩個元素,怎麼都是和諧的。所以做減法,其實我覺得是一種迴避。

  1. 你對「美」的定義是什麼?

郭:

其實沒有答案的,人類在這個世界上存在太多的問題,這一輩子可能都一直探尋著: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為什麼來?我來到世上為什麼?然後我最後要去哪裡?所以這個我覺得是一個最基本的哲學問題。

我就把它當成了崇高的信仰去面對,所以我就會更全身心的投入,如同把生命奉獻一般的投入,所以這可能就是很多人說的堅持。這件事情的底色其實是「愛」,你愛才能夠去做到真正全身心的奉獻,你才能做到無私、 無所求。所以這樣的你才能達到一種境界,成就幸福的語言,這是非常難組織的,它不是答案,是哲學,也是問題,透過不斷的思考。

反而看的真相越深入,其實就越沒有煩惱,沒有分別,你就覺得越無私。所以這一生有太多的修行修鍊,我覺得信仰就是引領我們的一束光,但是它不一定是什麼東方或西方的宗教,它是引領,但有時候一個人的信仰可以隨意,只要是愛。所以像我對這世界上存在的宗教我都虔誠的信,但是我不敢歸屬其中一項,因為我覺得歸屬了這一項,似乎我就對不起那一項,我覺得信仰不一定是這些宗教,有可能做衣服就是我的信仰,所以我就把它當信仰。

美是超過善的,有善才能有美。但善是建立在真的基礎上,這一生修得「真」很難的,人的一輩子可能都沒有看過真相,甚至有人一輩子都不知道什麼叫「真」,只瞭解「真」的很小很小的一面,只是眼見為實,唯真存在而為真,它是一種「像」,「像」背後有更多更多的東西,那只是20%。所以說你肉眼看到的是世界的表像,只是所有真相的百分之八十沒有人能看得到。但是我們要開天眼、慧眼、法眼,最後打開佛眼才能瞭解和看到真正真相。

我覺得這可能就是叫愛,所以愛是奉獻,美也是奉獻,美是更大的奉獻,美是超過愛的奉獻,因為美還要有修鍊才而成的,它是一種高度,可能每個人都有愛,但美不一定能夠達到。所以很普遍,愛是溫度、光。但是美,它有很多是你這一生的學習, 實現你的高度,所以愛是奉獻,美也是奉獻。

所以為什麼說愛是宇宙中最大的能量,因為它是一種無私、它是一種生命的付出,時間就是生命,然後它是讓別人感受到的溫度,讓人能夠接受到的滋養,它是彼此一種相互的連接,必須連接。如果不連接每個宇宙,每個人的小宇宙就是黑暗的和孤獨的。所以做每件作品的時候,其實我都是這樣的狀態,更甚我每一天都是這樣的狀態。所以我覺得我每做一件事,我都會瞬間的凝聚我的專注,瞬間的讓我的能量能夠聚集,能夠輸出到我遇到的每一個人,每做的一件事上。

所以我就特別熱愛每一天遇到的人,每一天做的事我就特別專注,因為我知道這個過程都是我的生命的轉移,每一分鐘的生命都在不斷的逝去。就像人,我在說話一分鐘的生命就沒了,這一陣的生命就消失了,就在做減法,但我逝去的生命呢?我要通過專注, 把它轉移到物上、事上、人上, 這一種專注的能量,就叫愛。所以這個人要充滿愛,要每天向外釋放,像光、太陽無私的釋放著他的光,他的光芒溫暖別人,這就是愛,所以為什麼說愛是如此。

所以有時候我們要做連接,也許透過一樣美好的物質就連接了我們彼此,就像婚姻一樣,我有時候覺得訂製特別像婚姻,我就是她的媽媽,然後向我訂製著,就像他的爸爸,他的一個想法,然後我就把它孕育出來了,然後就產生這樣的結果。 這件衣服,它就是孩子,是我們兩個的孩子,所以我現在會在每一件衣服上都要繡上我的簽名,因為我相信他是有生命的,甚至可能是100年,也許200年,它必須在愛中生長、生存、生活。

每個人就像一顆星星,其實你想這個世界真的真的又美妙、又美好,所以我們要很珍惜、很珍惜。我們人類知道的太少,我們的世界其實非常的小,然後我有時候覺得這個世界其實不是一個世界,是一個人,一個世界,所以世界上有千千萬萬的人,就有千千萬萬個世界,真的不同。 比如說我和您的就截然不同,在我世界裡出現的,可能在您的世界裡根本就沒有。但是可能我們兩個人的世界又在某一個時刻有了交融,就像在一件作品面前或者我們的一次見面,接著您走進了我的世界,我走進了您的世界,非常美妙,所以要珍惜這種緣分。 總之,我們人類就像個小宇宙。

所以我覺得一切都是有生命的,藝術的生命,它可能就像人的生命一樣,很獨立。如果是商品的生命,它相對很短暫,它就好像是一個機器人複製,跟著一大批,可能成千上萬件,就像有一個媽媽,但是不會對她的每個孩子認識這樣的,就是批量的,就像螞蟻、魚那種。我覺得可能就是生命之間都有差異的。 



2023年5月我帶領了我的學員一群共45人參觀玫瑰坊,無人不驚嘆郭培的天選之作,以下摘錄了部分學員們會後的收穫分享及對「真善美」的全新感受:

 

「……民族文化:郭培女士作品的核心工藝是宮繡,她帶領玫瑰坊刺繡團隊,恢復了幾近失傳的宮繡工藝。 作品中經常會將刺繡結合中國傳統工藝和西方的刺繡工藝,將中國的刺繡文化得到了傳承和創新。

工匠精神:郭培女士的一件件時裝,都凝聚了她的想像力和工藝。 郭培玫瑰坊刺繡團隊最大規模有500多位繡娘,每件作品每根線的選擇,每個線頭的處理,每個配飾的搭配,都是極致的呈現。 正如郭培女士而言:現在中國匠人很多,具有匠人精神的人很少。

止於至善:郭培女士介紹,人五十歲前供養維持生活的身體,五十歲之後餵養精神品質的元神。 她的每一幅作品都到了止於至善的境地,她的人生狀態就是一種大真、大愛、大成、大智的體現。 」

 

「……郭老師身上散發出來的,語言透漏出來的都是對行業的喜愛,對作品的摯愛,對民族文化的熱愛……每一位成功的人,身上都有一份與眾不同,又有一份安定和自然,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道,都會通過事業的成功,參悟到人生的奧秘,內心的感受不能用文字來表達,但那份美好和感動已經深深的種在心裡,從此刻開始通過不斷的聞、聽、看,一步步走向真善美!」

 

「每個人都渴望表達,每個人都需要表達,我們也都在表達,只是每個人表達的方式不同。 楊瀾擅用語言,余秋雨擅用文字,楊麗萍擅用肢體、張桂梅用行動......而今天所拜訪的郭培老師擅用她的設計作品向世界表達。 用作品表達自己對美的理解,表達自己對空間的感知,表達自己對夢想的追求,表達自己對生命的體驗......只有極致的生命體驗才會產生如此奇妙的創作靈感,只有極致的工匠精神才能制做出如此精妙絕倫的作品。」

 

 

「……我認為她分享的不僅僅是一件衣服的故事,而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傳承的故事,每件衣服裡面都有深厚的中國情懷。 老師給我們講真善美,以前我們也聽過很多真善美的詮釋,可是老師的真善美讓我們每一個姐妹無一不深深折服。 我們所看到的不僅僅是一件衣服,一件藝術品。 而是可以永流傳的中國文化,中國精神。」

 

「……每個人都渴望表達,每個人都需要表達,我們也都在表達,只是每個人表達的方式不同。 楊瀾擅用語言,余秋雨擅用文字,楊麗萍擅用肢體、張桂梅用行動......而今天所拜訪的郭培老師擅用她的設計作品向世界表達。 用作品表達自己對美的理解,表達自己對空間的感知,表達自己對夢想的追求,表達自己對生命的體驗......只有極致的生命體驗才會產生如此奇妙的創作靈感,只有極致的工匠精神才能制做出如此精妙絕倫的作品。」 

 

「郭老師身上散發出來的,語言透漏出來的都是對行業的喜愛,對作品的摯愛,對民族文化的熱愛,她已經與她的玫瑰坊合二為一,看到了她的匠人精神,學習到了她的執著專注,更重要的是看到了郭老師作為一個生命的載體,她是通透的,她真的是活出了大我,在向更高維度成長和前進,她對於生命的參悟和精進讓自己深深受益,自己人生當中又多了一位榜樣老師, 在未來的工作生活中會努力向郭老師學習,從慾望滿足到精神愉悅再到心靈安頓,讓自己心回家再成長,餵養自己的心靈元神!」

 

「郭培女士把匠人精神、情感細節和古人的智慧、美融入進了衣服里,就像郭培女士說:這些衣服不是陪你一時而是陪你一世,你會愛它一輩子,不捨的丟棄它。 當一天你會想把它傳遞給下一代,下一代通過你的衣服,回憶起你的一生,甚至它裡面還有你的故事和我的故事。拿著這件衣服的人就擁有了作品人的情感和意義,這就是這件衣服的價值。」

 

「 如果說看到的每一處美屬於『視覺盛宴』,那聽完您的創作思考及分享就是「靈魂的洗滌」,才真正理解您曾說的「美是有相當高度的, 想想如果這個世界每個人都愛美,就不會有那些不善良的心。」

 

「……特別是她對『真善美』的解析,善是測試真的,善,是把好的東西給出去,是奉獻。美是更大的善,愛是大美。」

 

「這個世界大到無邊。 我的設計從不討好他人)善(善是檢驗真的)美(美是檢驗善的),美是一種對人的滋養,靈魂也是需要餵養的。」

 

 

「真以善良為標準,善是檢驗真。 善,是把好的東西給出去,是奉獻。 美是更大的善,愛是大美。」

 

「……關於真,關於美,關於善; 守好我每一次小小的善念,去踐行,毋以善小而不為,其實那便是功德,那便是身體力行,那便是教育本身:啟發!」

 

「真善美是全世界都在追求的,也是教育的最核心。真以善良為標準,善是檢驗真。 善,是把好的東西給出去,是奉獻。 美是最終的,更大的善,大國的美。用聞、聽、看、愛去滋養自己的靈魂和元神。」 

 「品質是我們共同追求的標準,一個房子,要做的不是當下住,而是一生,甚至傳承下去。」

 

「『真善美』感觸很深,解讀中國漢字『真』十目,讓我對『真』字有了新的認識,從肉眼到天眼、慧眼等,由表像升華為靈魂深處。」

 

(劉麗容)

 

親愛的讀者朋友們,

 

在各個領域大家無不追求「美」,是良美、完美、善美、華美、盛美,各有千秋。

Translate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Español

訂閱 Subscribe

---- 訂閱須知 INFO ----本网站已经开通免费订阅功能,请在网页右上角输入您的电邮地址及名字(任何昵称)。订阅后您可以及时收到网站的更新通知。希望新老读者踊跃订阅,让我们有机会能够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In the U.S.A., We Chinese in America is the only magazine focusing on Chinese culture, history, and individuals who have contributed significantly to the Chinese community and/or larger community in general as well as information/news important to readers.To keep you informed of the most updated information/news, please subscribe to "We Chinese in America

最新疫情

圣地亚哥最近一周疫情概况(2023年10月12日更新)

住院人数下降了。

圣地亚哥每周疫情概况 2023 10 12

2023 10 12 SD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