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麗容)

2023年4月聖地牙哥州立大學中華文化中心特別為林望傑大師(Maestro Jahja Ling)頒發「六藝傳人」的榮譽,六藝指的就是「禮、樂、射、御、書、數」。「禮」是行之有禮,對待他人的表現;「樂」是音樂的文化素養;「射」是外在體力的呈現;「御」是內在控制的平衡;「書」是文字書法呈現;「數」是算術知識的運用。此皆天地的和諧之音,著重身心兼修的精神,陶冶性情,並可柔和禮之別異,使禮剛中帶柔,相輔相成。林望傑大師遊走在六藝之中游刃有餘。

2005年4月23日林望傑大師曾獲聖地牙哥中華歷史博物館所頒發的「終身成就獎」,這些都是林大師眾望所歸受人尊敬應得的榮耀,這樣的尊榮也與他良師益友的精神息息相關。

 

他能在各大音樂廳中指揮著名的交響樂團,精彩的人生除了他所說地仰賴上帝所恩賜他的天份外,還靠著他勇氣堅忍不拔吃苦耐勞的精神,憶起當年在紐約為了節省,在天寒地凍要走很多條街才能回到跟姐姐同住的一所小公寓。辛苦的生活,更讓他知道努力的可貴,他的故事是我們的楷模也是華人之光。

17歲時贏得雅加達鋼琴大賽,18歲時獲得到克斐勒獎學金進入茱莉亞音樂學院(The Juilliard School),雙修鋼琴和指揮。畢業後考入耶魯大學獲博士學位,主修管絃樂指揮。曾擔任克里夫蘭管弦樂團常任指揮、佛羅裡達管弦樂團音樂總監。1986年至1993年之間曾協助創立克里夫蘭管弦樂團附屬青年樂團,並擔任音樂總監;2004年到2017年則為聖地牙哥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是史上首位及唯一一位指揮過所有北美知名樂團的華裔音樂家。

透過數十年的專注學習與技巧掌握,擁有著音樂的精湛技藝,嚴謹的準備、清晰的指揮風格和對自己表演音樂的執著受人尊敬,並以能夠激發樂團音樂家潛力的能力而聞名。他的指揮不僅能夠操縱旋律,還能夠培養起初出茅廬的音樂家的才華。他周遊列國,縱使退休後仍擔任各樂團客座指揮,希望將自己所學延續薪火。

在古典音樂的世界中,師徒關係往往就是藝術發展的基石,傳承傳統、技巧和智慧,代代相傳。在他人生過程中,除了擁有音樂上的天賦及努力之下,在走向世界指揮家的殿堂一路上有著許多著名大師的提拔及指點,幸運地遇到許多良師益,其中也包括伯恩斯坦及剛逝世不久的小澤征爾。而後從他與鋼琴家郎朗之間也能感受到師生情誼。

所謂的導師關係是音樂智慧和經驗的精彩交流,不單單局限於個人對人。當他在世界各地各交響樂團間進行演出時,其實也是一種傳承改念。

以下將分成生涯上的個人音樂傳承及交響樂團傳承兩部分進行介紹。

生涯上的個人音樂傳承

林望傑的音樂啟蒙導師

1951年出生於印尼首都雅加達的林望傑,祖籍福建安溪。林望傑是獨子,有一位大他十二歲的姊姊。在他出生前,父母把房子租給祖籍湖北武漢來印尼創業的李枝秀女士開辦幼兒園,李老師彈得一手好鋼琴,對西方古典音樂有著相當高的修養。林望傑兩歲多時,每次等到老師下課,就迫不及待地跑到鋼琴旁彈起來,居然把李老師剛教的曲子彈得有模有樣。小小的年紀也居然記得了許多聖誕的歌曲。他的無師自通讓老師吃驚不已,驚覺他的天賦,於是帶他去教會的主日學校上音樂課,並參加了教會的唱詩班。六歲的時候正式請師學習鋼琴。

七歲時從師Suzy Djoeandy,課餘後經常坐在祖母買給姐姐的鋼琴練彈數小時,琴藝突飛猛進。後來他在雅加達音樂學院跟隨Rudy Laban學習。兩位老師在他的音樂發展上起到很大的作用。另外一位印尼的音樂家Iravati Mangunkusumo Sudiarso也是林望傑的導師,她是印尼最受人敬重的鋼琴家之一。

除了鋼琴學習外,林望傑在指揮方面的啟發來自於一次偶然。有一次主日禮拜時唱詩班的指揮突然遷居外地不能再來指揮,大家就推舉林望傑。那是他第一次拿起指揮棒,誰知不一會功夫他就找到了指揮的感覺。此後,他有意發展自己在這方面的才能,從1972年開始,在主修鋼琴的同時,也開始選修指揮課。

隨著17歲他從在雅加達鋼琴比賽中獲勝,18歲時赢得洛克斐勒獎學金。一開始林望傑是申請到美國其他學校的,是後來一位紐約茱莉亞音樂學院的一位波蘭知名鋼琴家米耶克滋洛・孟茲 (Mieczysław Münz)來到印尼度假,在聽了林望傑與交響樂隊合作的格里格《鋼琴協奏曲》後,就對他說「你到美國來,就應該到我們這裡。」因此他最後是就讀了茱莉亞音樂學院,讀書五年的經歷讓他收穫良多。在茱莉亞音樂學院的鋼琴老師還有貝弗里奇.韋伯斯特(Beveridge Webster),另一方面也師從約翰.納爾遜(John Nelson)學習樂隊指揮藝術,當時約翰.納爾遜對他相當欣賞,曾經不只一次對他大發感慨:「你有指揮天賦,你的手指能夠表達音樂。」

 

林望傑獲得碩士學位後決定繼續就讀。當時耶魯著名的德國教授穆勒的指揮課比茱莉亞學院的好,最後他決定報考穆勒的指揮專業。考試當天,來自各地的八個學生參加考試,經過選拔,最後只有他被錄取,穆勒正式成為林望傑在耶魯大學就讀時的指揮教授。

奧托.沃納.穆勒(Otto-Werner Mueller)是一位傳奇的指揮家和音樂教育家,是德國作曲家理查.蓋歐格.史特勞斯(德語:Richard Georg Strauss,1864年6月11日—1949年9月8日)的學生,以其精益求精的指揮方法和對培養年輕人才的奉獻精神而聞名。

在其指導下,於1985年5月取得音樂藝術博士。拿到了音樂博士學位的林望傑表示,承襲老大師世代的技藝,令他更看重傳統,他以穆勒為例,「我德國老師的傳統很嚴謹,他著重樂譜分析,需要準確而精緻,指揮自己要夠清楚,才能夠表達給樂團,讓樂團有一個統一的概念,接收指揮的手勢和表情,進而表現音樂。」

穆勒以在排練中的嚴謹標準和細緻入微的特點而聞名。他深信指揮的技術和精準在排練中的重要性,強調指揮在從樂團中挖掘最佳表現的作用。他的方法既嚴格又支持,推動學生追求卓越,同時為他們提供成功所需的工具和指導。他上課有一句話會常常重覆的,「你是誰,你認為你有足夠的資格站在別人面前告訴人們應該做什麼(Who are you, that you think you are qualify enough to stand before others and tell people what to do.)。」這句話使他每個學生都警惕萬分。

林望傑在穆勒身上找到了不僅僅是導師,還是榜樣。在穆勒的指導下,林望傑磨練了他的指揮技巧,並對他所指揮的音樂有了深入的理解。穆勒注重清晰、富有表現力和音樂的完整性,這些特質成為了林望傑自己指揮風格的特徵。

除了技術熟練外,穆勒還向林望傑灌輸了與音樂家建立個人聯繫、在樂團內營造合作氛圍的重要性。林望傑不僅學會如何指揮,也學會如何有效地激勵和領導一群音樂家。

他們之間的師生關係以相互尊重和欽佩為特徵。穆勒在林望傑身上看到了一個有前途的才華,全心致力於培養這一才華的最大潛力。反過來,林望傑將穆勒視為一個指導性的人物,他的智慧和經驗塑造了他自己作為指揮家的發展。

随着林望傑事業的蓬勃發展,他繼續將穆勒視為他藝術之旅的重要影響者。林望傑作為一名指揮家的成功,領導著世界各地的管弦樂團,證明了穆勒的指導對他的藝術之路產生了持久的影響。透過他的教導和榜樣,穆勒不僅塑造了林望傑的事業,也為指揮和音樂教育領域的卓越傳統做出了貢獻。

 

2024年金像獎提名影片中有一部叫「大師」(The Maestro),講述了音樂大師李奧納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的奇妙一生。林望傑十分幸運在非常年輕的時候就受到大師的青睞。也造就他們之間多年的師生情誼。

1980年夏季,林望傑再次贏得檀格塢音樂節的伯恩斯坦指揮獎學金,於1982年被伯恩斯坦遴選擔任洛杉磯愛樂學會的指揮研究員。伯恩斯坦因此成為林望傑指揮生涯中的重要導師。

在指揮大師伯恩斯坦指導下的六年時間,學到了很多菁華的東西。1985年,順利獲得耶魯指揮博士學位後的林望傑應聘到舊金山擔任助理指揮。

李奧納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生於1918年,是美國的作曲家、指揮家、鋼琴家和教育家。他最著名的角色可能是作為紐約愛樂樂團的長期指揮,以及他的作品《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和《卡迪達》(Kaddish,1963)。伯恩斯坦是一位充滿活力和魅力的指揮家,以他的激情詮釋和與觀眾深情連接的能力而聞名。他也是音樂教育的不懈倡導者,堅信音樂有能力改變生活,將人們凝聚在一起。

林望傑與伯恩斯坦之間有一個插曲:「當洛杉磯愛樂交響樂團沒錄取林望傑時,消息傳到伯恩斯坦的耳中,伯恩斯坦就從紐約打電話去問洛杉磯愛樂說『為什麼你們沒有錄取他,是不是他不夠好?』他們說『來應徵接替朱里尼(Carlo Maria Giulini,1914年—2005年)的有20多個人,其中最好的是林望傑。』『那為什麼不用他?』他們說『因為他的指揮方法跟朱里尼很像,所以我們盼望有新的變化;第二,他講的英文有中國人的或者印尼文的腔調,所以我們盼望用其他人。林望傑是最好的,沒有話講。』伯恩斯坦怎麼回答呢?『I tell you the truth, you Los Angeles Philharmonic will never get any one better than Jahja Ling(你永遠不會找到比他更好的指揮,你們今天失去機會了)』碰!就把電話掛了。」(內容轉載自唐崇榮佈道會網站 https://www.stemitv.org/Home/qanda/7974)

雖然伯恩斯坦和林望傑來自不同的時代和背景,但他們都對古典音樂懷有深厚的熱愛和尊重。他們都把畢生奉獻給了將音樂的熱情與世界各地的觀眾分享,而且他們都留下了持久的影響,繼續激勵著音樂家和音樂愛好者。

他們對古典音樂的貢獻是巨大的,他們仍然是音樂界大受愛戴的人物。伯恩斯坦的遺產透過他的作品、錄音和他指導和激勵的無數音樂家而延續下來,而林望傑則繼續以他的深刻解讀和高超指揮讓觀眾感到愉悅。他們共同代表了古典音樂的精髓:熱情、才華和對卓越的承諾。他們都是古典音樂界的巨人,每個人都以自己獨特的方式讓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1980年夏季,林望傑贏得檀格塢音樂節的伯恩斯坦指揮獎學金。一九八二年,伯恩斯坦遴選他擔任洛杉磯愛樂學會的指揮研究員。在Tangle Wood的音樂夏令營中,結識了日籍的小澤征爾(Seiji Ozawa)。

林望傑和小澤征爾都是極具成就的指揮大師,擁有獨特的背景和音樂方法。

林望傑以其指揮的熱情投入、準確性和清晰度而舉世聞名,對管弦樂動態和演奏解釋有深刻理解及詮釋。作為交響樂和歌劇作品的指揮家,林大師的指揮可能會專注於技術精度、樂譜解釋以及管弦樂表演的細微之處。

另一方面,小澤征爾以其富有動感和富於表現力的指揮風格而著稱,經常強調音樂的情感深度和敘事性。他的指導可能會強調表達、解釋的重要性,以及在更深層次上與音樂家和觀眾建立聯繫。

 

在林望傑和小澤征爾之間的關係中,林大師可能會從小澤征爾的富有表現力的方法中受益,學習如何在他的演奏中註入更多的情感和深度。總體來說,小澤征爾和林望𠎀之間的關係可能會是音樂思想和方法的豐富交流,並豐富其對指揮藝術的理解

林望傑大師分享了兩封珍貴的信,他個人珍藏多年。第一封是1980年9月3號林望傑給小澤征爾寫了一封信請他幫忙寫一封介紹信的回信:

小澤征爾的秘書James N.  Aliuferus在11月12號給了他的回信裡面寫著:

「小澤征爾先生寫給Jesse Rosen的推薦信函隨信附上。深感抱歉,因為時間需求的關係,無法安排您到Boston進行指揮訓練。」

另外一封是小澤征爾寫給 Jesse Rosen先生的推薦函:

「我非常榮幸能推薦林望傑先生到Exxon 指揮家訓練項目,過去的兩個夏天我有機會與林先生接觸,並在音樂中心發覺他是一位非常好的音樂家,對音樂有著深層的了解。就他現在的學術生涯上,我覺得林先生需要有更多常規的專業性的表演機會,你們的項目在這個時間點非常適合他。」

 

 

是一位杰出的德國指揮家。他生於1929年9月8日,出生於一個擁有豐富音樂傳統的家庭。他的祖父是作曲家兼指揮恩斯特.馮.多納尼,他的父親漢斯.馮.多納尼是納粹時期知名的德國法學家和反抗者。

多納尼是一位備受尊敬的指揮家.曾擔任漢堡NDR交響樂團和倫敦愛樂樂團的首席指揮。但除了指揮工作外,多納尼在歌劇界也是一位具有影響力的人物,他曾在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和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等主要歌劇院指揮過演出。1984年至2002年期間他擔任克里夫蘭管弦樂團的音樂總監,以其對古典曲目的詮釋贏得了普遍讚譽。而林望傑也在克里夫蘭管弦樂團擔任指揮過,隨後到聖地牙哥交響樂團在內的各種樂團中的表演而獲得認可。

多納尼的指導塑造林望傑的生涯和藝術發展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古典音樂界,這樣的導師關係至關重要,因為它們為新興指揮家提供了來自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的指導、支持和寶貴見解。透過他們的導師與學徒關係,多納尼很可能向林望傑傳授了他的知識、經驗和藝術願景,幫助他完善了自己的指揮技巧和音樂詮釋。

看到導師關係如何在古典音樂界促進了才華橫溢的個人的成長和成功,多納尼和林望傑之間的關係就證明了導師制度在塑造下一代音樂領袖方面的力量。

這兩位指揮家透過他們的演出、錄音和在交響樂團內的領導角色,為古典音樂界做出了重要貢獻。

 

 

1980年夏季,林望傑贏得檀格塢音樂節的伯恩斯坦指揮獎學金。一九八二年,伯恩斯坦遴選他擔任洛杉磯愛樂學會的指揮研究員。在Tangle Wood的音樂夏令營中,結識了日籍的小澤征爾(Seiji Ozawa)。

 

林望傑和小澤征爾都是極具成就的指揮大師,擁有獨特的背景和音樂方法。

 

林望傑以其指揮的熱情投入、準確性和清晰度而舉世聞名,對管弦樂動態和演奏解釋有深刻理解及詮釋。作為交響樂和歌劇作品的指揮家,林大師的指揮可能會專注於技術精度、樂譜解釋以及管弦樂表演的細微之處。

 

另一方面,小澤征爾以其富有動感和富於表現力的指揮風格而著稱,經常強調音樂的情感深度和敘事性。他的指導可能會強調表達、解釋的重要性,以及在更深層次上與音樂家和觀眾建立聯繫。

 

在林望傑和小澤征爾之間的關係中,林大師可能會從小澤征爾的富有表現力的方法中受益,學習如何在他的演奏中註入更多的情感和深度。總體來說,小澤征爾和林望𠎀之間的關係可能會是音樂思想和方法的豐富交流,並豐富其對指揮藝術的理解

 

林望傑大師分享了兩封珍貴的信,他個人珍藏多年。第一封是1980年9月3號林望傑給小澤征爾寫了一封信請他幫忙寫一封介紹信的回信:

小澤征爾的秘書James N.  Aliuferus在11月12號給了他的回信裡面寫著:「小澤征爾先生寫給Jesse Rosen的推薦信函隨信附上。深感抱歉,因為時間需求的關係,無法安排您到Boston進行指揮訓練。」

 

另外一封是小澤征爾寫給 Jesse Rosen先生的推薦函: 「我非常榮幸能推薦林望傑先生到Exxon 指揮家訓練項目,過去的兩個夏天我有機會與林先生接觸,並在音樂中心發覺他是一位非常好的音樂家,對音樂有著深層的了解。就他現在的學術生涯上,我覺得林先生需要有更多常規的專業性的表演機會,你們的項目在這個時間點非常適合他。」

 

庫爾特.馬蘇爾(Kurt Masur)是一位著名的德國指揮家,他廣受讚譽,特別是對德國作曲家貝多芬、布拉姆斯和布魯克納作品的詮釋。他以精確而富有表現力的指揮風格而聞名,並擔任過萊比錫樂團和紐約愛樂樂團等多個知名交響樂團的音樂總監。

1988年是林望傑於歐洲的首演,馬祖爾(Kurt Masur)就邀請他與著名的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德文:Gewandhausorchester Leipzig、英文:Leipzig Gewandhaus Orchestra)共同演出,這是世界歷史最悠久的管絃樂團,創立於1743年,更是目前名列世界前20大樂團。當時樂團仍處於東德的共產體制之下,對音樂的選擇上並沒有太多的自主權。在那麼艱苦的條件下,樂團仍舊演奏出如此熱情而出色的音樂,讓他深刻至極。

 

 

與郎朗的師生關係

 

林望傑在鋼琴演奏方面,1972年就讀茱莉亞音樂學院開始時主修項目是鋼琴。1977年時,獲得以色列魯賓斯坦國際鋼琴大賽(Arthur Rubinstein International Piano Master Competition)中獲得銅牌,1978年他又在莫斯科舉辦的柴科夫斯基國際鋼琴比賽(Tchaikovsky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中晉級決賽。1987年,他以鋼琴家的身份在克里夫蘭交響樂團首次亮相,並常以獨奏家和指揮的身份與美國和國際上的許多交響樂團合作。

郎朗,1982年出生於中國,是非常有天賦的鋼琴家,是受聘於柏林愛樂樂團和美國五大交響樂團的第一位中國鋼琴家。三歲時已開始彈琴,十幾歲時已在全國和國際多項賽事揚名。其迅猛的崛起贏得了全球觀眾的心,之後他遠赴美國費城寇蒂斯音樂學院。縱使如此,在郎朗的音樂生涯中,師生的提拔對他也相當置中。他對於少時的鋼琴老師們有著各種評價,有的要求甚嚴、有的冷若冰霜,甚至對他的能力質疑。

然音樂命運的奇妙安排,將林望傑與郎朗命運交錯在一起,這絕非偶然。1999年3月是他們第一次見面,當郎朗還在寇蒂斯音樂學院讀書時,參加某次克里夫蘭徵選考試時,林望傑為時任克里夫蘭音樂總監,聽完郎朗演奏後第一時間就邀請郎朗2000年時到克里夫蘭的音樂節就,可自選曲目。林望傑表示說「眼睛看到、耳朵聽到好的音樂,是一件很開心的事。」郎朗曾在某次節目訪問中說「1999年8月是他在世界鋼琴演奏生涯的起始點,但遇到林望傑大師是在這之前,所以對於林望傑大師的提攜讓他非常感激。」

林望傑和郎朗之間的師徒關係源自於對卓越音樂的共同熱愛。 在林望𠎀的指導下,郎朗的才華得以綻放,每個音符都融入了大師的智慧,每個高潮都由林大師的指導之手雕琢而成。

除了音樂的技術細節之外,林望傑還傳授了關於紀律、毅力和謙遜的寶貴教訓。林大師灌輸了郎朗關於對音樂工藝不懈奮鬥的重要性,對自己極限的不懈追求。

然而,師徒關係並不僅僅是單向的。 隨著林大師藝術的蓬勃發展,他的指揮也增加的無限創造力,他堅定的熱情中找到了靈感。他們兩位的關係是一種共生關係、一種大師之間的舞蹈彼此,如此深刻默默的牽動彼此。

林望傑與郎朗十六歲就開始合作,兩人默契十足。2008年10月,郎朗首次與聖地牙哥交響樂團合作,在林望傑的指揮下,於聖地牙哥Balboa Theatre拉開了2008-09樂季的序幕。2011年林望傑與郎朗在澳洲合作,演出李斯特、柴可夫斯基及拉赫曼尼諾夫協奏曲。2011年1月郎朗在科普利交響樂廳(Copley Symphony Hall)舉辦演奏節目,連續三晚的表演皆與林望傑合作。2013年10月林望傑在紐約著名的卡內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帶領聖地牙哥交響樂團舉行的首場音樂會,當天的特別來賓就是郎朗,音樂會門票全數售完。更在2023年10月再次於卡內基大廳合作,當天是郎朗夫婦鋼琴演奏,林望傑指揮,座無虛席。當郎朗登上音樂的巔峰林望傑自豪的站在他的身邊,大師在舞台上引導著他的門徒,他們一同超越了音樂的世界編織了合作和友誼的故事。郎朗的演奏也令人叫絕,二人之間的默契,達到了最高的境界,師生的情誼,加上互相的精神交流可謂演奏史上獻出的生命樂章。

 

最後,2024年4月郎朗夫婦回到了聖地牙哥與聖地牙哥交響樂團再次合作,於聖地牙哥海灣的雅各布斯公園中的拉迪貝殼劇場(The Rady Shell at Jacobs Park)進行演出。

他們之間的關係造就的價值不在於榮譽或掌聲之上,而是他們為人類留下永恆的遺產:他們合作證明了良師益友的力量,對於人們在追求自己夢想的路上能夠得到指導提拔,他們之間的故事是持久力量的永恆頌歌。

揮教授穆勒,一路上有許多亦師亦友,造就了現在的他。他真誠的告白「現在有許多新生代的指揮家,看似引人注目,但都少了西歐古典音樂發展數百年來的傳統。離開總監一職,我希望能更多時間客席指揮,也將我一身所學貢獻給下一代。」 未來林望傑也希望有更多時間可以回鄉指揮,提升雅加達的古典音樂水準。

他們之間的關係造就的價值不在於榮譽或掌聲之上,而是他們為人類留下永恆的遺產:他們合作證明了良師益友的力量,對於人們在追求自己夢想的路上能夠得到指導提拔,他們之間的故事是持久力量的永恆頌歌。

 

 林望傑與交響樂團教育傳承

 

林望傑曾擔任克利夫蘭交響樂團青年交響樂團(Cleveland Orchestra Youth Orchestra)的創始音樂總監(1986-1993)以及舊金山交響樂團青年交響樂團(San Francisco Symphony Youth Orchestra)的創始音樂總監(1981-1984)。他還指揮過克利夫蘭音樂學院(Cleveland Institute of Music)、柯本音樂學院(Colburn School)、柯蒂斯音樂學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茱莉亞音樂學院(Juilliard School)、奧柏林音樂學院(Oberlin Conservatory of Music)、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和阿斯彭音樂節(Aspen Music Festival)的樂團。林望傑是史上首位及唯一一位指揮過所有北美知名樂團的華裔音樂家,他亦曾與世界各大樂團合作,包括倫敦皇家樂團、荷蘭電台樂團、柏林廣播交響樂團、萊比錫布業公會樂團、香港管弦樂團、中國愛樂、上海、新加坡、悉尼、台北及日本讀賣新聞交響樂團等等。

 

1988年至2003年林望傑擔任佛羅里達樂團音樂總監時,在1991年時帶領該樂團與惠妮.休斯頓(Whitney Houston) 為美式足球錦標賽「超級盃」(Super Bowl)在 1.15 億現場觀眾、全球 7.5 億人轉播見證下演出,被視為是美國迄今最好的美國國歌版本,發行唱片達到白金銷量。他也曾任台灣國家交響樂團音樂總監(1998-2001年),後任榮譽總監。2000年,他與大提琴家馬友友的首演,於ABC新聞節目20/20中播放。

他深受教育事業的影響,並曾擔任克利夫蘭交響樂團青年交響樂團(Cleveland Orchestra Youth Orchestra)的創始音樂總監(1986-1993年)以及舊金山交響樂團青年交響樂團(San Francisco Symphony Youth Orchestra)的創始音樂總監(1981-1984)。他還指揮過克利夫蘭音樂學院(Cleveland Institute of Music)、柯本音樂學院(Colburn School)、柯蒂斯音樂學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茱莉亞音樂學院(Juilliard School)、奧柏林音樂學院(Oberlin Conservatory of Music)、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和阿斯彭音樂節(Aspen Music Festival)的樂團。

其中林望傑與克里夫蘭樂團合作關係長久,擔任不同職位超過30年;在聖地牙哥交響樂團擔任了13年的音樂總監。歷史上留下了深遠的影響。

 

與克利夫蘭交響樂團的交深(The Cleveland Orchestra)

 

克利夫蘭管弦樂團(Cleveland Orchestra)是美國俄亥俄州克利夫蘭的一支管弦樂團。它是美國五大管弦樂團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優秀的管弦樂團之一,並被認為是美國最「歐化」的樂團,成立於1918年。

1984年林望傑開始與克利夫蘭交響樂團建立了特殊的關係,並持續了38個演出季,指揮了超過550場音樂會,演奏了600多首作品。

擔任期間,他在樂團中擔任過多個重要職位,包括:1984年到1985年間他擔任副指揮,1985~2002年常駐指揮、2000~2005年花節總監,並自2005年起擔任每個樂季的常客指揮。在過去他曾帶領樂團為數百萬觀眾舉行年度市中心音樂會,連續34個樂季指揮樂團演出逾550場音樂會,包括多首新作世界首演,又獲得艾美獎榮譽,是克里夫蘭樂團百年歷史上合作最長久的指揮家。他還在2011年與樂團合作的《紀念與悼念音樂會》(A Concert in Tribute and Remembrance for 9/11/2011)電視轉播中獲得了艾美獎(Emmy® Award)。

在克利夫蘭交響樂團103年的歷史中創下多項紀錄,他是該樂團歷史上指揮時間最長的指揮家之一,是創造了樂團歷史上舉辦音樂會數量最多音樂總監。

 

林望傑(Jahja Ling)帶領聖地牙哥交響樂團(San Diego Symphony Orchestra)

 

聖地牙哥交響樂團(San Diego Symphony Orchestra)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地牙哥市主要管弦樂團之一,成立於1910年,也是美國歷史最悠久的交響樂團之一。雖然在1996年遭受破産的重挫,在高通公司總裁Jacobs先生的慷慨解囊下得以重新振作。

自2004年9月林望傑正式被任命為音樂總監的這一年中,他盡心地充分去暸解聖地亞哥交嚮樂團,了解樂團雖然經過了重大破產、成員不足。但是,無論是管理人員,還是音樂家們,都富有進取精神,志氣高昂,一心想要把交嚮樂團辦成美國乃至世界第一流的樂團,這些可貴的精神令林望傑欣賞。雖然由於種種條件的限制,聖地亞哥交嚮樂團在他的帶領下逐漸茁壯,在2004年全美應聘一名打擊樂手,報名者超過一百人;招募一名長笛手,竟有兩百五十人應試。

2004~2017年,林望傑總共在聖地牙哥交響樂團擔任了13年的音樂總監。期間在他的領導下,由破產狀態,發展成美國一級主要樂團,並與多名國際的演奏家合作,其中包括華裔大提琴家馬友友,也演繹多部委約新作,包括為Telarc灌錄的盛宗亮新作。他被樂團委任為史上首位桂冠音樂總監。

樂團除了以其高質量的演出和多樣化的曲目選擇而聞名,林望傑非常重視音樂教育和社區參與,積極推動樂團與當地學校和社區組織的合作,舉辦教育性音樂會和工作坊,讓更多人能夠接觸和了解古典音樂。

 

總結

林望傑一路上有許多亦師亦友的導師、同儕,各交響樂團的煉造,成就了現在的他。他真誠的告白「現在有許多新生代的指揮家,看似引人注目,但都少了西歐古典音樂發展數百年來的傳統。離開總監一職,我希望能更多時間客席指揮,也將我一身所學貢獻給下一代。」

未來林望傑也希望有更多時間可以回鄉指揮,提升雅加達的古典音樂水準。他們之間的價值不是建立在榮譽或掌聲之上,而是為人類留下永恆的遺產:彼此間的合作證明了良師益友的力量,世代傳承的重要性,對於人們在追求自己夢想的路上能夠得到指導提拔,他們之間的故事是持久力量的永恆頌歌。

 

 

 

 

2024年4月13日

聖地牙哥拉迪貝殼劇場舉行了《郎朗在海灣》音樂會

 

【《華人》傳媒編輯王惠豫2024年4月13日】

坐落在聖地牙哥海灣的雅各布斯公園中的拉迪貝殼劇場(The Rady Shell at Jacobs Park)是一座新建的標誌性建築,是聖地牙哥交響樂團舉辦音樂會的場地和市民休閒娛樂的好去處。自2021年正式開幕以來,這座宛如貝殼的建築已成為聖地牙哥的新地標。

2024年4月13日在拉迪貝殼劇院舉行了一場特別的周五音樂會 - 《郎朗在海灣》(Lang Lang By The Bay)。聖地牙哥交響樂團與郎朗合作,為觀眾奉獻了一場音樂盛宴。當天反常的低氣溫並不減退觀眾們的熱情,這座可容納3,500 人的劇場幾乎爆滿。

音樂會在夜色降臨時開始,貝殼形的舞台在紫色燈光的照射下顯得優雅莊重。

音樂會的上半場,在荷蘭指揮家奧托.陶斯克(Otto Tausk)的指揮下,聖地牙哥交響樂團演奏了喬伊.魯肯(Joey Poukens)的《365》以及大家熟悉和喜愛的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組曲》。

音樂會的下半場,在聖地牙哥交響樂團的伴奏下,郎朗演奏了柏遼茲的《海盜序曲》,作品21 (Le corsaire Overture, Op. 21 by Berlioz),和聖桑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No. 2 in G minor, Op. 22 by Saint-Saens)。聖桑的《第二號鋼琴協奏曲》是郎朗在學生時代就迷戀的作品,在昨晚的演奏時郎朗完全沉浸在作品的意境中,表現得瀟灑自如,鋼琴與交響樂融合在一起讓觀眾們聽得入迷。

音樂會的壓軸戲是郎朗與他的妻子吉娜(Gina Alice)的鋼琴二重奏。他們演奏的作品是聖桑的另一首作品《動物狂歡節》。在交響樂的伴奏下,音樂栩栩如生地描繪出獅子、烏龜、大象、布穀鳥等動物的形態,最終以天鵝的旋律收官,觀眾們報以熱烈的掌聲。

音樂會持續了兩個多小時。

在音樂會上有許多華裔和亞裔的觀眾,他們是為欣賞郎朗的演奏而來的。在開幕前,筆者聽到一對華裔母女的對話。十多歲的小女孩指著豪華的舞台說「我會在那裡。(I will be there.)」媽媽說:「你真能這樣,我一定心花怒放!」我被小女孩的志向感動,鼓勵她說:「你能!(You will!)」。她媽媽告訴我,小姑娘隔天要參加在高通舉行的鋼琴比賽。我預祝她能在今晚的音樂會上得到靈感,明天取得優異成績。可見成功的音樂家對「未來的音樂家」的潛移默化的激勵作用。

(文/圖: 王惠豫)

Translate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Español

訂閱 Subscribe

---- 訂閱須知 INFO ----本网站已经开通免费订阅功能,请在网页右上角输入您的电邮地址及名字(任何昵称)。订阅后您可以及时收到网站的更新通知。希望新老读者踊跃订阅,让我们有机会能够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In the U.S.A., We Chinese in America is the only magazine focusing on Chinese culture, history, and individuals who have contributed significantly to the Chinese community and/or larger community in general as well as information/news important to readers.To keep you informed of the most updated information/news, please subscribe to "We Chinese in America